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可愛與可怕間

Winnie  Apr/3/2001  心情:

黑人在我的心中坐著可愛與可怕的翹翹板。

 

在義大利有一次到威尼斯去玩,看到路旁有許多黑人擺地攤賣一些彷名牌的皮包,

本來就沒有什麼意思要買,隨便問問吧!

How much is this?

Twenty thousand! (不要嚇一跳,這是里拉,約三千多台幣,如果是台幣都可以買真的名

此時黑人很熱情的一直跟我交涉,我還是依然扭捏作態,本來就沒想買的,

好說歹說的黑人終於講了:那你開個價錢,你覺得多少可以買?

我心裡想著台幣一千元,脫口而出One thousand!(里拉只有合台幣不到20元)

真是戲弄人..黑人馬上沈下臉,放回皮包,理都不理我的走開去招乎別的客人了。

我覺得很對不起他,不是講錯價錢,而是我本來就無心買。

 

在義大利我對黑人一直抱著尊敬的態度,

他們給我的感覺一直是從環境惡劣的家鄉來到異國討生活,

等到賺到足夠的錢就會回故鄉改善家人的生活,一點也不會戀棧,

有別於其他擺攤的大陸人,黑人除了白天較亮可以擺攤外,

他們晚上還會將身上掛滿商品到各家餐廳逐一向客人推銷,

雖然他們賣的東西品質不佳,但絕對實用,價錢也合理,

有黑人牌雨傘,黑人牌打火機等等,

在我們將它加上品牌名稱以後,備感溫馨。

 

看到照片有點佝僂走著的黑人

總覺得他們背負著生活的艱幸,游走在每條大街小巷裡討生活。

 

 

我想起翡冷翠的擺攤黑人,

每當看到警察蹤影時,捲起鋪蓋奮力逃命的景像十分駭人,

因為一旦被逮彷彿是犯了重大刑案被捉的樣子,

被凶悍的警察硬拖著眾目睽睽的帶走,只差沒戴手銬,真有點不太人道。

 

沒來英國前對黑人的印象一直如此,

當時越洋找房子時,每當找到黑人聚集區,

Kasper的英國同事就趕快阻止說:那裡很亂很亂的。我們十分不解。

來英國時也常聽同事說:這條路不要再一直往下走去,那裡有很多黑人的。

只覺得這些同事是不是被黑人搶過,怎麼講得這麼恐怖。

才來英國一個星期的晚上Kasper叫我自己坐車去他們住Sutton的同事家聚會,

我找不到West Croydon火車站,一直往下走去,愈走愈暗(不只天色暗,連人的皮膚也是),

這裡的黑人臉上的線條好像少了我心中的那種因為生活艱幸而令人同情的柔和,

而周圍商家的櫥窗開始出現鐵欄桿的防搶裝置,此時感覺四面處歌,心裡開始發毛。

後來有一次在Euston車站看到兩個火爆的黑人大打出手,連警察也拉不開,

這時我的翹翹板已經悄悄的偏了一邊。

 

寫下這篇純粹是為了讓自己能永遠記得黑人的可愛,那就像是我義大利生活記憶的一部份。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