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多國語言

Winnie  Mar/21/2001  心情:

我學過很多國家的語言哦∼∼好厲害啊!

嗯....歹勢啦!全都講不出來啦!

 

首先聲明,因為是多國語言,所以很長,看到睡著沒我的事,不過還是請你看完它。

 

先說每個人的母語好了,我的母語是什麼?

好像很難講,我阿公阿媽和老爸都講客家話,為什麼我都聽嘸??!!

只怪我自小在台中長大好了,那你至少國語台語可以吧?

可是台中同學都說我講話腔調怪怪的,然後一句:可能是客家腔吧?

(不會吧!我只會那一句 -- 你吃飽嗎? 再多一句就是 -- 吃飽了!

到了高雄,朋友又說:你講話腔調怪怪的,可能是台中腔吧!

我到底是那裡人?都快搞不清楚了。

 

英語!!!這可是一般台灣人學最久的語言了,也可能是很多人的痛,

我也好痛好痛,怪環境不對吧!

我那年代的人從國中,高中學了六年,外加大學一年,也有七年,

那大學還有原文書ㄚ!又很歹勢了,旁邊還擺了一本翻譯本,(不要笑,很多人跟我一樣)

出社會工作,一直沒用到英文,

剛開始在新X三X百貨當樓管,偶而碰到外國人要翻釋,就讓一旁的專櫃小姐崇拜的要死,

你想那阿逗啊會跟你講什麼台灣的歷史地理還有社會文化嗎?當然不外乎多少錢?尺寸?...

後來總算在貿易公司工作,可以好好的發揮英文能力了!

結果........我老闆是很肯定我的工作能力,

但每次看到我寫給客戶的傳真就抓著我說:Winnie啊!公司花錢讓你去上英文課好嗎?

太挫折了。

 

我的第二外國語是日文,

以前大學會選修日文是因為我專挑營養的東西吃,那你就了解了吧!

大四時當大家都在為研究所或是高普考努力念書時,我當然也得配合念一下書囉!念什麼呢?

因為那時存錢買了台二手電視(有那種像烤箱調時間一樣的趴趴趴的轉台器,講的我好像是50年代的人)

當時日本偶像劇正如火如荼的上演中,於是我開始將日文拿出來念,就這樣看了一年,

畢業後又跑去補習班密集加強了一個月,(好像也要跟人家去參加考試一樣努力)

那你日文一定很強囉!

唉.....跟Kasper到日本去自助旅行時,很有信心的告訴Kasper說:放心,日文就交給我了!

結果賣燒烤的老闆娘還跟他說:阿那答no日本語wa上手de su ne~~~ (就是你的日文很好的意思),

而我只是在旁邊當啞巴的看著只有學三個月日文的Kasper跟老闆娘虎爛的很高興。

 

這會兒要去義大利了!!

不管以前英文,日文,學的有多爛,從現在起我要從頭開始......

一開始在台灣很勤勞的跑去救國團上了兩個月的課,

結果搞的義大利人老師老是抓著我用英文恐嚇說:

Winnie啊!你是要在義大利生活四年的,你這樣都記不起來不行的。

不然就是說:Winnie啊!你去義大利時你先生一定會懷疑你在台灣都在幹什麼?

大人,冤枉啊!30歲的人是很難一次背那麼多單字的,其實我昨天背好久....

到義大利了,終於要將我在台灣學的全拿出來用了!

但是到菜市場買菜不知公斤公克怎麼講?老是買回超多的菜,

不知雞鴨魚肉青菜怎麼說,老是買錯牛羊豬,

怎麼老師教的都派不上用場????

這時又開始將我的教科書拿出來念了,就這樣發憤到只剩兩章了,

啥米碗糕?!要調去英國?

只好又將桌上攤了一遍的書,含超厚的義華字典全收到櫃子狠狠鎖起來,

那你義大利文到底行不行啊?

聽聽我的電話對話就知道了.....

 

Pronto!          >> 喂~

我說喂他還不知道自己撥錯電話的問:

XXA在嗎?(這句我聽懂,但寫不出來),這時只好拿出我的破義大利文回答  

>>Non ce ! Non ce ! (沒有?不在?我要講的是沒有這個人)

不知是講錯還是沒聽懂,他還是不死心的說:那XXB在嗎?

此刻逼的我使出笑死人義大利文說:  

>>Tu chiamare sbaglito numero!(你打錯電話了!完全不分你我他的動詞變化把它大聲念出來)

聽到這句,他終於死心的掛掉電話,不知是聽懂還是........

 

到英國了,終於給你一個學習英文的大好環境了,

這時我還是繼續搔搔頭尷尬的笑著:再聽看看我接電話怎麼說

 

Hello!            >> Hello! (為了表示我有心學習英文,我也改說hello了)

Sorry! I dial the wrong number!  

不對不對!慢著,我還沒開始說英文呢?趕緊補上一句 >> Never mind!

這麼短,真無聊,鈴。。。。電話又來了,

 

Hello!            >> Hello!

Is that XXX......? (含著一顆魯蛋的咕嚕咕嚕說著) >> 啊~  (聽嘸?)

I would like to talk to AAA?  此刻又拿出我那第一百零一句

>> Sorry! I think you dial the wrong number!

這老兄開始不耐煩的說 That is  XXX......right? >> 啊~  (還是聽嘸啥米XXX.....?)

又重覆一遍 I would like to talk to AAA?  (我是說啊! 又不是說Yes !)

>> Sorry! I think you dial the wrong number!

@#$%^&*........搞好久那位魯蛋先生終於氣極敗壞掛掉電話,

唉∼我的英文還是.........

 

這裡的魯蛋先生還真多,昨天又來了一位魯蛋先生按門鈐,透過對講機傳來

@#$%︿*(。。。。。 全部聽不懂  >> Pardon!  

@#$%︿*(。。。。。 還是聽沒有,不好意思再pardon一次,只好走出去看看要做什麼,

@#$%︿upstair。。。。。這回只聽懂他要去樓上,隨便啦!看起來不像壞人,就放他進來吧!

gold! 我露出一號白癡表情,怎麼又講金子??他看我一臉茫然又補了一字breeze!

gold跟breeze有什麼關係?回頭關起門來想一想,原來他很冷我聽錯了。

 

我這種情況是台灣教育體制的失敗呢?還是我是個努鈍之材,

不過至少我知道台灣很多人跟我一樣的,只好期待下一代會更好了!

 

CLOSE